欢迎访问能馨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 > 故事 > 文章正文

大山里男人抱着女人,涌起一股暖流

时间: 2019-06-04 12:36:26 | 作者:佚名 | 来源: 能馨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大山里男人抱着女人,涌起一股暖流

  在这天地之间,爱情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有着非凡的意义,它是人们心灵的慰问剂,也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味调料……

  点击查看图集

  七月流火,炙热炎炎。

  辛明顶着午阳烈日,背着行李包走出校园,步入通往大街的小巷。四周悄悄的,只有树上的蝉声不停地响着。

  她感到背重腿惫,便停下脚步,拿出纸巾擦拭着满脸的汗水。再回头看看校园,心如火烤一般。

  那位该死的徐伟大概也离开了校园,去大上海实现他的人生价值的美梦吧。

  徐伟的形象刚在脑海里出现,辛明又是满脸的汗珠。炽热的阳光晒化了当初她与徐伟美好的憧憬,却晒不化她现在满胸(心)的寥落。

  正要举步,怏然间听到从高处传过来的叫喊声,抬头遁音寻去,看到近处六楼顶的边墙上站着一个人,似乎要跳楼的样子。

  辛明的心一下悬了起来,好像凝固住了。

  四周看,没有人注意这即将发生的惨剧;再抬头望去,那男子正向这边举着手。

  辛明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,冷静下来,她知道此时不能惊动他,如果对他一声劝喊,惨剧便可能立即产生。

  她悄悄地找到楼梯口,蹬到楼顶,想轻轻地靠近他,想从他的后腰抱住他,但是当她进入楼顶时,他已转过身来,面朝着辛明了。看到心中向往的美女大学生愣在楼顶平台的一片花草盆景中,他便出口吟诵着:“一池春水芙蓉现,好似嫦娥入月宫……”

  说着跳下边墙,笑着一边学着鸟叫声一边向辛明走来。

  “吓死我了,看你站在边墙的样子像寻短见,帅男,甭管什么事,总得往开了想,毕竟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,……”

  辛明的话还没说完,那男子就抢话:“我刚才站在边墙不是寻短见,而是看天空的鸟儿,看地下的白蜡树,天空没鸟,地下的白蜡树就惨兮兮的了。”

  辛明觉得他的话莫名其妙,刚要张口说话,他又好奇地抢着:“你看我脸上这么多的汗水,你怎么不淌汗呢?”

  “被你吓的,大热天什么事不好做偏偏做这吓人的事。”

  “什么啊?被我吓得都出不了汗了,你真的以为我是想跳楼自杀吗?”他脸上挂着不悦的表情。

  辛明摸摸自己的脸,确实没有汗水,感到真的很奇怪,心一紧张居然忘了酷热。

  此时,再看这位眼前的男子,才看清他是比自己小几岁的小伙子。英俊的脸上带着笑容,眉目间泛出一种英毅的气色,给人一种老实而不失活泼,滑稽又含着忠厚之感。

  “你刚才不是跳楼是干嘛?”辛明微笑着无话找话讲。

  “跳楼?我怎么会跳楼,你看低我了,我才舍不得这尘世的多彩呢。”他一边用右手摸自己两边的腮帮子,一边用左手指着辛明“看你刚才特着调的样子,怕不是被鸟儿的排泄物砸了脑门了吧?”

  辛明听他这样说,心里立刻一阵绞痛,原本舒展的眉头紧锁了起来。他这揶揄的话语,刺伤她的善良、自尊。她觉得他在戏弄自己,甚至感到他的腔调都带着邪气和慧黠,便立即大声反击:“怎么说话呢你!”

  还没等他开口,辛明咬着牙指着他:“你这个混小子!我好心想来救你,你真是狗坐轿子,不知好歹,你这个脑残,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”

  说完,那不争气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滚,她立即转身向楼下跑去。

  那混小子在她身后说的什么话她也无心听,也没听见。

  辛明蹬上船,在起航的时候,她再次向校园的方向望去,她又想到了那个该死的徐伟。

  船在江心缓缓而行。

  近处,凉风吹来,水波晃动,日光射来,犹如万点金片在水面闪耀;远处群鸥飞翔在连绵起伏的黛色山峰背景之前。

  辛明的心情平静了许多,似乎从刚才楼顶的气愤中与徐伟的分手不悦中走了出来。喝着船上供应的凉白开,想起与徐伟在咖啡厅交谈的情景。

  徐伟点了特别昂贵的伊朗玫瑰水和韩国的柚子茶。辛明一边喝着一边听着徐伟说着。

  “这两样是最时尚最适合当代美女的饮品。”

  辛明感到玫瑰水的香味太浓,可能水兑得太少;而柚子茶的苦味又太淡,大概水又兑得太多。

  “我的本科学士证已拿到,明天就到上海发展,你还有一年就能大学毕业……”

  徐伟滔滔不绝地说着,辛明听着他关于他们二人将来幸福的憧憬,听着听着就感觉不对劲了,就像这口中的饮料不太浓就是太淡。

  “明年你完成学业就来上海,做全职太太,这样的高级饮料就可以尽情享用。如果你不来,我只等一年。另外,这一年中,如果我们另有所爱,就各走各的路吧……”

  听着徐伟口若悬河地说着,辛明记起当初两人达成的一些大学生恋爱的共识:“一条红线校内牵,出了校门可随便。”

  然而,三年的校内爱情生活,特别是徐伟对辛明的呵护和辛明对徐伟的关爱,早将两人世界酝酿发酵的激情自然成为动人心魄的赤诚,升华为永不消逝、不会分别的主题,早已使辛明觉得走出校门,他们的爱情之蕾必然会开出鲜艳的花朵,会结出丰硕的甜果。而现在真觉得这段情感是一枚难以辨味的青橄榄,不知今后回味时,感到的是酸是甜还是涩……

  粗莽的汽笛声打断了辛明对昨天的回忆,船已靠岸了。

  走在乡间的田野小道上,路边有幽静的树林,远处有山丘和时现半隐在翠竹丛中的农家村庄,前方还有一小片湖水,深蓝的湖里游弋着雪白的野天鹅。

  辛明不禁叹道:“好美的地方啊,在此地读书写作,休闲时三月可观桃花,六月可闻稻香,八月可尝鱼肥,九月可赏红叶,冬季可看雪花纷纷如蝶飞,可踏琼瑶于乡间……”

  想到此,只觉身边微风凉爽,顿感暑气全消,心情也就舒畅多了。虽已走了两个多小时,可腿似乎却比下船时更有劲了。感到这次利用暑假到室友兼好友尉欣的老家,丢去烦恼,整理书稿,准备完成出版社交给的任务就更有信心了。

  不知不觉中便到北靠山林、南临溪水,荗竹奇花环绕的村庄。篱落之中有几十幢二三层的小楼。问一老伯尉欣家在哪里,按指方向来到一门前扣户,无人答理,推开那半掩的半闭的门,门里无人,只有一幅“天伦乐图”——一只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,叽叽喳喳的在院中觅食。

  “有人在家吗?”

  一位大妈从后院转过边廊来到前院,辛明知道这是尉欣的妈妈,便自我介绍:“我是尉欣的大学同学加密友,我叫辛明,我要在您这里住一段时间,给您填麻烦了,尉欣利用暑假去杂志社当临时编辑,近期不会回来了。”

  “欣儿来过电话了,告诉我你今天会来。”大妈笑着,脸上的皱纹被慈祥的笑容填满了。

  第二天,辛明没有立即伏案工作,先是在村庄周围转转。

  竹影森森,蝉声高唱;菜园扁豆藤上的一串串粉红色的花朵,张着一张张可爱的小脸,正在与野蜂逗乐;丝瓜藤上开着一朵朵的黄色小花,正与垂吊着细嫩且毛茸茸的小丝瓜相映成趣;瓜田里有碧绿的西瓜、金色的香瓜……使得静悄悄的小村庄益发生机勃勃。

  傍晚,辛明在尉妈为她整理的尉欣房间,伫立窗前,看着窗下的月季、风仙花和自然生长的牵牛花、紫薇花等。微风轻佛,馨香喷鼻,夕阳斜照,煞是烂漫。炎夏之际,让人一见则凉意顿生,更觉洗净了满身满心的尘嚣。

  谁能料到,昨天的辛明还在灯红酒绿的咖啡厅里挣扎,还在那个令人心惊又被愚弄的楼顶愤怒,而今天却已遁世般来到这堪比世外桃源的小山村。

  在这里不会有城里那种复杂的情感纠缠;不会有大街上为了小利的心理折磨;这里的清爽安逸能休养她心灵的伤痕;这里的静谧平靖能慰藉她昨日的委屈。

  第三天,辛明还没像预期的那样埋头写作或整理书稿,而是向村庄较远的四周转悠,欣赏着还未欣赏的山林水色。

  在山脚下,她向南边的山顶望去。突然惊奇地发现一幅与楼顶一样的画面——一个男人站在山颠之上,面对悬崖,似乎要向下跳。

  周围也是静悄悄的,没有人注意这即将发生的惨剧。她的心再次悬了起来。这个人一定不是城里楼顶的那个十三点,这个人一定是附近村庄的农民,这个人一定遇到难以逾越的人生鸿沟,这个人一定需要我去解救他……

  辛明来不及想同样的奇巧事为什么连续在她眼前发生。她义不容辞地向山上爬去。她到山顶便慢慢靠近她,越近越觉得他的背景就像城里的那个混蛋。她一会儿向天空看看,一会儿向山下看看。

  难道他就是那个脑残加混蛋吗?当判断出他就是城里的那个人时,辛明心跳直蹿到太阳穴,她向他投去一瞥像锥子一样的凶狠目光,便毅然决然地转身逃离。恰在此时,似乎听到了她的脚步声,他转过身来,向她送去平和的语声:“谢谢你再次关心我……”

  他还没说完,辛明就止步,回头怒气冲天地大声嘲笑:“这两天真是遇见鬼了,昨天遇到楼顶鬼,今天遇到山顶鬼,大白天你连续阴魂不潵,倒八辈子鬼霉了我……”

  那男子摸着自己两面的腮帮子,在那里正要作出解释的样子,见辛明已向山下跑去,他立刻冲到她面前拦住说:“对不起,昨天在楼顶我已向您道歉了,不知您听见没有,当时只见您快速离去,可能您没听到我说的话。”

  辛明的怒气还要继续发作,转而一想,觉得奇了怪了,怎么他与城里的是一个人,他两次见到我,是偶然还是另有所图的必然?

  见辛明的眼神有些深遂,表情有些纳闷有些迟钝,也越发显得楚楚动人,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,便学着鸟叫声,然后乞求般地对着辛明:“请原谅,我不是鬼,我两次在这不正常的情况让您见到,让你倒霉了。”

  此时,见他双腮有些酡红,辛明虽是满腹怨恨,却又无可奈何,便悻悻地离去。

  他立即跟上去,边走边对辛明说:“我叫尉天地,尉欣是我的远房姑姑,尉欣的母亲要我常在山上转转,遇见城里来的大学生要保护她。所以保护你的安全是我必须做的工作,否则尉欣妈就饶不了我。”

  见这个叫尉天地的毛头小伙子面容凝重、神态认真的样子,辛明才露出一丝说不清是什么情感的眼神,她停下脚步默默地望着他,像是要看穿这个离得这样近却又显得那样远的奇怪人。然后转身向山下走去。

  天地又拉住辛明:“这大半天了,你饿了吧,渴了吧”说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大香瓜,放在辛明的鼻子前让她闻闻“这是真正的绿色食品,尝尝。”

  一听这话,辛明还真的有些渴了,咬了一口香瓜,香甜润口,比那什么伊朗玫瑰水韩国柚子茶的味道要好上百倍千倍,也感觉胸前的窒闷解除了许多。

  看着辛明脸上那充血涨成的紫红裉去了,双眼不再犹疑闪烁而恢复了平静,感到这位清雅灵秀的城里大学生来到这山林乡野,宛如仙子思凡下了红尘一般。

  天地跟在辛明身后下山,辛明边走边回头:“为什么一次在城里一次在乡下同样的场合看到……”

  “别说话,别东张西望的,下山要看路,停步才能回头说话或看周围山景,要不然会出危险的。”

  正说着,辛明一脚踏空,刹那间将要摔了出去。天地眼快手快,猛地拉住辛明,因用力过猛将辛明拉进自己的怀中,自己也靠在身后的大树上。而辛明也因惊吓,不自主地抱住了天地,将身子紧紧地贴在天地的身上。

  等稍微安宁下来,两人顿时红颜面对,眼睛里均映照着彼此。

  天地的脖子硬了,额头上的青筋冒出来,心里甜蜜地涌起一股温暖的情绪,好似春风,好像春潮。

  辛明直到的腰部感到有些疼痛,才松开他。

  然后,她呆呆地看着他,觉得他面容有些朦胧有些羞涩。她知道那是一种青春的闪光,是一种偶然间被异性扰动心弦的面部反映。便打破两人尴尬局面:“你衣袋里是什么东西,抵得我很痛啊?”

  天地忙从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,一个挂件垂吊了下来。辛明看到挂件上刻着闪闪发亮的“天地”两个字。

  “对不起,是它弄痛你了。”天地说。

  至此,辛明心里先前的怨气已全部散去,但取而代之的还是有些迷茫。

  在山脚下,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。

  “辛明,你是菩萨心肠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  “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,你还是一位作家,我读过许多你在杂志上发表的散文”天地兴高采烈地诵出“‘每个人的仁义、人格、信念就是他自己的佛堂,珍惜自己的佛堂,就会清净内心的尘垢,就会组成人生心灵安全的救生网络,就会阻止一时失智的灵魂走向绝路……。’这段话你熟悉吧?”

  辛明没想到他居然能将自己作品中的长长语句倒背如流。

  这番话似乎对辛明有所触动,她沉默了片刻,然后身不由己地扭头盯着这个曾让她生气的毛头小伙子:方方正正的脸孔,清清秀秀的五官,漆黑的眉毛,挺秀的鼻梁从双眉间拨起,衬托着那对深湛的眸子。

  “你常读书吗?”辛明观察过天地英俊的长相后,自然地问。

  “我喜欢读书,爱读文学作品和史哲类的读物。”说完又有些自豪地吹着鸟鸣的口哨,并且用手摸着自己的脸腮。

  辛明觉得这个小伙子有些可爱了,便问:“你了解我吗?”

  “姑姑尉欣曾告诉我,你是她最要好的同学,是未来的大作家,我还看过你和尉欣的合影,也知道你什么时候来我们村里度暑假。”

  “那你那天到城里站在楼顶为什么对着我喊,是否是故意的?“

  天地低下了头,语速特别慢:“听尉欣说你那天会启程到我们乡下来,我就提前到了你们学校,想接你到我们村里,所以就站在楼顶观察着,等着你的到来,没想到因我不好意思明说,便产生了误会,使你生气了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要接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呢?”

  “我认识你,只是你不认识我啊,我喜欢你的文章,很想拜你为师,跟你学写作。”

  “那你也不应该用那种方法吓我啊!真是个讨厌鬼!”

  这样说着,他们一起回到了村里。

  晚饭后,辛明伏案工作。本来构思好的一篇小说,却怎么也进不了以前的那种能激动自己的写作状态。刚刚对着构思提纲进行凝思,片刻间脑海里便浮现出天地的形象。

  他那挺动人的样子,有些阳刚,又有些儒雅,俊逸中还兼些不成熟,尤其是他的羞涩,像是自然传递一种心理的特殊口语。她知道羞涩是男性刚走向成熟的一种天然纯真的感情现象。但他为什么两次都让我胆战心惊呢?是否故意用恶作剧来戏弄我?他还用鸟屎一类脏话来羞辱我,真是个坏小子,臭小子……

  辛明的思想不以意志为转移。她甩甩脑袋,不想让那坏臭小子霸占自己的思维。她恼怒地诅咒几句,提起笔来,却又对着稿纸发愣,思维又飞到与天地下山的情景。

  当时没有注意,现在回味,还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男性的汗香味,特别是在自己跌倒将要滚下山坡得救后的一瞬间,两人不得已抱在一起,感到这个小伙子真的有善良的一面。他善良吗?,他是怎样的一个古怪的精灵呢?

  辛明将笔递给左手,用右手托着脸颊沉思着……

  此时,天地送辛明下山后,又返回半山腰的山洞里。

  他养了许多鸟儿,他要给它们喂食喂水。他心神不宁地往食槽里注食,不料槽里注满了,又洒了一地;他向水槽里注水,噗的一声,水溅了一身,还喷到了自己的脸上。

  回到家,饭也懒得做,也不觉得饿。好像自己的三魂六魄被谁收了去似的。

  晚上,孤灯之下,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未能成眠。

  从看到辛明的照片,知道她的名字,到读她的作品;从得知她要来村里度假,到自己去城里见到她;从楼顶山上等候相遇,到暗中跟踪,这一幕幕的情景在他的心里翻腾着,特别是在相拥的那一瞬间,他下意识的盯着她,她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有绒绒的长睫毛,她那惊后微微的一笑,然后羞赧的低下头。他似乎已经将这瞬间摄于自己心灵中的底片了。在回味这底片上的场面,他细细地慢慢地体味着这份幽凉和甜润,想在以前的身心痛苦中,将这种带有神秘的美好相拥永久地保留在心底。

文章标题: 大山里男人抱着女人,涌起一股暖流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nengxin1688.com/gushi/45680.html

[大山里男人抱着女人,涌起一股暖流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